首页 > 财经新闻 > 正文
朱光耀:美国应注意其货币政策外溢性
2017-05-15 07:01:28
来源:文章来源于网络

早报记者 陈月石

随着美联储决定自明年1月起减慢量化宽松(QE)政策这一印钞机的运转速度,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是否已经武装充分迎接即将而来的资本大进大出等潜在冲击,再度成为市场焦点。

从昨日市场表现看,相对于今年6月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规划QE退出路线图,或是因为已经经历了长达半年的心理预期,等到这次真正宣告缩减购债规模,一度在今夏经过暴跌的新兴经济体股市、汇市这次的反应相对淡定,部分可能受到美联储缩减QE规模的经济体财经官员则在昨日第一时间站出来表示“欢迎”。

但相关国家的担忧情绪还是依然明显。

据财新网报道,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昨日在第四届财新峰会上表示,美联储正式开始退出量化宽松,是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回归常规的一个启动,值得欢迎,但作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发行国,美国应注意其货币政策的外溢性影响。

朱光耀同时强调,即使按照美联储声明所表明的,2014年基本退出非常规货币政策,美国的利率仍然是超低的,中国不能掉以轻心,要继续密切监测美联储的货币政策。

另据新华海外财经报道,香港金管局昨日早间也明确表示,多年来的新兴市场资金流入局面可能因美国经济复苏而逆转,美国政策正常化将无可避免地引起市场震荡。

“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政策对全球的影响主要体现在资金流动变化和美元、大宗商品价格上。”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从短期来看,美联储退出QE会带来跨国资本回流美国和美元走强两大结果,新兴市场国家将面临资本出逃和本币贬值的压力。

好消息是,相较印度等新兴经济体以及香港等自由港,经济增长相对平稳、通胀水平相对较低,资本和经常项目保持双顺差,并拥有庞大外汇储备的中国,虽然可能面临短期外部资金大进大出的冲击,但危机相对有限。

“美联储退出QE的背后,是美国经济的逐步复苏。美国经济好转必然会带动全球包括中国经济的复苏,进而提升中国经济对外资的吸引力。”连平认为,从四季度外汇占款激增可以看出,外资对中国经济依然看好,资金继续流入的可能性很大,人民币大幅贬值亦将是小概率事件。

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昨日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则再次强调,在目前环境下,不应该过早地放开资本项目。

“中国资本项目开放始终应该慎重。全球流动性的变化非常大,虽然美联储开始宣布淡出量化宽松,但整体看,全球仍然是一个零利率或是极低利率的环境,而且可预见的是,这种情况可能会维持一段时间。而国内利率仍处于相对高位,在美国逐步从量化宽松的零利率过渡到逐步升息的过程中,国内的货币政策又有自己的需求,同时国内的金融系统还需要进一步完善。包括像人民币被动升值的汇率政策在目前的背景下,也需要重新考虑。”

netease

上一篇:成都旅游注意事项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