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新闻 > 正文
团圆饭 叩响春节大门
2018-02-15 13:01:08
来源:文章来源于网络

  不管你离家有多远、有多久,都会被一桌香喷喷的团圆饭召唤回来。美味佳肴里饱含的深情和祝福,让我们久久难忘

  香港军营“大盆菜”

  □ 刘笑伟

  小“家”不圆大“家”圆。作为驻港部队的一员,在除夕之夜为已经回归祖国的香港“守岁”,令我们自豪终生

  吃过很多次年夜饭,最难忘的是1998年春节那一次。

  为什么难忘?因为地点特殊——“一国两制”条件下的香港;时间特殊——香港回归后的第一个春节;当然人物也特殊——我们这群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军人。

  1997年7月1日,我作为驻香港部队政治部宣传处干事,和战友们一起冒着滂沱大雨进驻香港,亲眼见证了香港回归祖国那个庄严而神圣的时刻。很快,我们进驻香港后的第一个春节到来了。因为当时我是“单身干部”,连对象都还没有谈,就自愿让已成家的同事们回家过节,快乐地担负起在军营“守岁”值班的任务。

  第一次在香港过年,还真是感觉很新鲜呢。香港是时尚之都,也是节庆之都。香港的春节,可以说“中西合璧”,既有中国韵味又具西方特色。比如,既有传统的花车巡游,也有美丽壮观的烟花汇演;既有传统的年宵花市,也有内地没有的“新年赛马”。用一句形象的话来讲,就是在香港过年,年轻人觉得挺古典,老年人感觉很新潮。

  民以食为天,军人也不例外。我们最关心的,还是除夕之夜吃什么。这个话题,我们年前就开始讨论了。俱乐部副主任赵亮说:“吃饺子?”他的话刚出口,就被大家否决了:“哥们,我们这是在香港,怎么也得跟内地吃得不一样啊!”宣传处干事梁波在一旁深沉地说,香港人年夜饭喜欢吃“发菜蚝豉”,象征着“发财好市”。我插嘴说:“别想了,这些东西光听过,没见过,到哪儿去找原材料啊!”这时,大家七嘴八舌,有提议吃年糕的,但也因为“创意不佳”被否决了。

  “吃大盆菜吧!”俱乐部战士王晖有了新的提议。他说,香港地道的大盆菜,由一层层不同的食材堆叠而成,有猪肉、鸡肉、海鲜和蔬菜等,找到一个大盆,层层摆好食材,再放到灶台上蒸。热气腾腾,象征战友情;围在大盆周围,象征团圆幸福,多适合战友共享啊!

  大家都说这个提议好。食材都有,切实可行,关键是寓意也好。大家聚在大盆周围,不就可以吃上真正意义上的“团圆饭”吗?

  除夕那天的夜幕刚刚降临,我们就开始忙着分头准备了。有准备食材的,有刷洗大盆的,有自告奋勇“码菜”的。终于,大盆架到了英式的燃气灶上。因为我们进港后接管的是驻港英军的营房,所以灶具都是英式的。炊事班的战友们也被我们这个创意吸引了,自愿加入到制作“大盆菜”的“创举”中。准备工作完成后,大家都瞪大眼睛,盯着锅上慢慢升起的蒸气,畅想着舌尖上的美味。

  “大盆菜”终于做好了!我们七八个战友,围坐在大盆周围,一边品尝着自己亲手做的美味,一边凝望着窗外维多利亚港璀璨的灯火,这是一个多么不同于往昔的除夕之夜啊。“哎哟,怎么这么辣呀!香港的大盆菜哪有这么辣的?”摄影干事顾国达是苏浙人,刚吃一口就叫嚷起来。原来,有个四川的战友,趁着大家不注意,往“大盆菜”里摆了一层辣椒!“哈哈!辣些好,进港后我们条件太好了,这是提醒大家保持火辣辣的干劲!”一听这话,肯定是负责教育的干事何勤生讲的,把思想工作做到了餐桌上。

  零点的钟声敲响了!战友们举杯相庆,相互献上最美好的祝福。我们深深懂得,虽然不能回家吃团圆饭,但有国才有家。我们为国守卫香江,用自己的青春和汗水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让香港和祖国的大家庭团团圆圆,这是多么大的光荣,多么大的责任啊!

  那次团圆饭,我们吃得很香很香。我们回想起了为香港回归“一天当两天,雨天当晴天,黑夜当白天”所付出的辛勤汗水,回想起了进驻香港时上百万群众的热情欢送,回想起了来到“东方之珠”后在陌生环境中树立起良好形象的点点滴滴……小“家”不圆大“家”圆。作为军人,虽然除夕不能和家人一起吃团圆饭,但我们无怨无悔。作为驻港部队的一员,在除夕之夜为已经回归祖国的香港“守岁”,更令我们自豪终生。

  火塘边的年早饭

  □ 张雄文

  扑鼻而来的年味里,老家的火塘还在,年三十的早夜饭习俗如故,只是我们早已成人,鬓角甚而惊现白发

上一篇:新加坡要塞固若金汤,13万英军为何向4万日军投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