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消费购物 > 正文
供给侧改革待深化金融、土地、财税体制改革提速
2017-03-02 12:01:31
来源:文章来源于网络

原标题:供给侧改革待深化 金融、土地、财税体制改革提速

  最新经济数据显示,我国经济延续稳中向好态势。多位专家表示,目前我国经济仍存资金“脱实向虚”、企业债务率较高、房地产市场“冰火两重天”等问题,需进一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金融、土地、财税体制改革,推进经济转型升级。

  推进“去杠杆” 治理虚实失衡

  目前,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结构失衡受到越来越广泛关注。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费洪平日前表示,近年来,由于虚拟经济投资回报率高、回收快,大量资本流入虚拟领域,社会资本“脱实向虚”和企业“弃实投虚”加剧,造成实体经济存在一定程度的“失血”、“抽血”问题。据测算,我国工业平均利润率仅约为6%,而证券、银行业利润率在30%左右。同时,非金融部门杠杆率也在快速上升。

  据他介绍,2012年我国非金融部门杠杆率为106%,2015年超140%。高杠杆易引发金融泡沫,导致金融利润率虚高,吞噬实体资本。除金融领域外,房地产市场投机与泡沫也对实体经济产生了“虹吸效应”,诱导资本大量涌向房地产市场,抬高了实体经济生产成本,挤压了实体经济发展空间。

  众所周知,实体经济是虚拟经济发展的根基,虚拟经济是实体经济的“助推器”。只有振兴实体经济,推动二者相辅相成、互促共进,国民经济才能持续健康发展。

  “金融与实体经济之间出现失衡,虽然有金融领域自身问题,但重点在于实体经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成员、办公厅主任余斌表示,需求侧的阶段性变革对实体经济造成冲击,是实体经济面临困难的根本原因。今后在应对上,一方面需进行金融领域改革。要回到金融领域改革的最基本内容,鼓励符合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设立中小银行等金融机构,以解决大量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通过提供便利的金融条件,促进实体经济转型。另一方面,必须加大农业、工业、服务业领域改革力度,让实体经济重新恢复活力。

  “改善金融供给与实体经济需求的供求关系,可通过加大金融供给侧改革力度,提升金融配置效率,降低融资成本,满足实体经济融资需求,实现金融、实体双发展。”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黄剑辉表示,同时,深化金融体制改革,继续推进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优化金融市场体系,改革完善金融监管体制,在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基础上,畅通金融支持实体经济传导机制,用市场化债转股等方式逐步降低企业杠杆率,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发展。

  深化因城施策 防范房地产泡沫

  资产价格泡沫中,房地产泡沫颇受关注。房地产市场能否平稳运行成为社会关心的话题。

  去年一线城市和热点城市房地产市场经历了爆发式发展,全年成交规模创下历史新高。与此相反,三四线城市库存庞大,去化缓慢。

  对于一线及热点城市,财新智库莫尼塔宏观研究主管钟正生表示,若不大幅增加土地供应,土地高溢价就会持续很长时间,由此房价就很难下降。除非将房地产市场及土地市场供求关系理顺,否则房地产调控只能缓解一时势头,很难扭转最终趋势。

  在黄剑辉看来,在坚持分类调控、因城因地施策的前提下,把去库存和促进人口城镇化结合起来,相关地方政府立足当地实际出台了房地产调控差异化措施,为房地产短期去库存和长期健康可持续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就房地产调控政策而言,定位要更明确、目标要更有系统性、手段要更具针对性。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表示,一是增加一二线城市土地供应和投资力度,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实现动力转换提供宝贵的“窗口期”。二是加快三四线城市户籍制度改革和新型城镇化配套基础设施建设。三是采取系列政策举措缩小实体经济与房地产投资收益的缺口。四是落实《法治政府建设实施纲要(2015-2020年)》有关房地产调控的主要任务和具体措施。

  坚定去产能 优化产业结构

  淘汰过剩产能难度大,僵尸企业难退出也是我国经济转型中的突出难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表示,在压缩产能和降低产量过程中,往往不是优胜劣汰。按照指标来压缩,它往往变成压缩的是有更高效率的企业,而低效企业并未压缩,这种情况用行政指标难以解决。

  实际上,去产能面临不小的地方阻力。中国改革研究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表示,地方发展主要靠优惠政策刺激招商引资拉动经济,由此造成储蓄率和投资率不断上升,但消费率越来越低,就意味着出现了需求侧结构失衡。靠投资拉动总需求,却造成过剩产能,是供给侧的无效扩张。如果消费不能提升,这种需求拉动就是有害的。

上一篇:网贷平台“大标”“增信”问题面临整改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