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礼七一,献给母亲!党的儿*今天沸腾了!

2022-07-07 04:25:28 文章来源:网络

来源:联勤集结号

惠军利兵政策提升军人家庭幸福指数——

军人搬家补助:点滴关爱暖兵心

■刘树泽纵恒解放军报特约通讯员冯毅

“这些东西干脆送人,到了新单位我们重新置办……”去年6月,南疆军区某师教导员范厚超得知即将履新的消息后,和**子商量起搬家的事,话语中满是纠结。

几年前,范厚超的**子从内地随军到边防一线,小家里陆续添置了各种家具和电器。如今丈夫要到数百公里外的新单位任职,如何处置这些家当着实让夫**俩头疼——扔掉吧,真舍不得;全搬走,又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就在范厚超为难时,建立和调整军人家庭有关福利待遇政策规定的通知出台。“搬家也能领补助啦!”范厚超**时间跟**子分享了这个好消息。

任职命令一到,整理、打**、搬家,一切十分顺利。

报到第3天,还没等他张口,新单位机关就通知他申领军人搬家补助,并详细介绍了申领流程。填表、审核、公示后,搬家补助次月就随工资打进了范厚超的**,全程方便快捷。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该师某团勤务保障营营长王天厚结**多年,由于岗位调整,先后搬了5次家,爱人张艺跟着他东奔西走,笑称自己是“游牧人”。

前不**,王天厚因工作调整要再次搬家,接到通知时他正在野外驻训。正当他犯愁时,意外接到**子的电话:在机关留守同志的协助下,已顺利搬到新家入住。**子还叮嘱他好好工作,不要为搬家的事分心。

采访中,王天厚发自肺腑地感慨:“**和军队的好政策,把诸如搬家这样的小事都考虑到了,我们惟有心无旁骛刻苦训练,在本职岗位争创一流成绩,才能**组织的关爱。”

随着一项项惠军利兵政策出台和落实,军人迁居、安家等问题得到妥善解决,军人家庭幸福指数不断提升。

二级上士赵洋和在北疆某部任职的军官李江是一对军人夫**,两人长期两地分居,**儿一直跟着老家的父母生活。今年初,在各级关心帮助下,一纸调令将李江调到赵洋所在单位,一家人终于团圆。让小两口倍感暖心的是,李江的行李托运费,也纳入了报销范围。

入住部队公寓房当天,夫**俩带着**儿在门前栽下一棵小树。他们说:“边关虽然艰苦,但部队的好政策不断,我们在这里扎根,幸福也在这里生长。”

一个个福利政策出台,一项项暖心举措施行,让该师官兵后顾无忧,练兵劲头更足。一年来,该师官兵先后参加新装备试训、跨区演习、高原课题训练等大项任务,从戈壁荒漠到雪域高原都留下了他们的**武足迹,部队战斗力稳步提升。

【政策链接】军人家庭有关福利待遇政策规定:已**现役军(警)官、军(警)士,由于工作调动、部队移防等原因,原同地生活的配偶随其到不同地级以上城市或者地区新驻地重新安家的,享受军人搬家补助。

自然资源部海洋发展战略研究所研究员李明杰6月14日表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简称《公约》)没有“国际水域”一说,该词是**国出于海上行动目的单边拟制的概念,**无须采纳。

**国一直宣称,台湾海峡大部分海域是“国际水域”。近几个月来,**军方官员在与**方会晤期间明确表示,台湾海峡不是国际水域。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13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回答相关提问时明确表示,国际海洋法上根本没有“国际水域”一说。14日,李明杰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对此进行详细解析。

李明杰指出,**是《公约》的缔约国之一,**国基于自身利益考量至今尚未批准《公约》。对于台湾海峡中间的海域,**国官方用词是“国际水域”,这是《公约》里没有的概念,**国政府和学者对《公约》条款和术语采取**换概念的策略,自创了所谓“国际水域”的概念,用以指称“领海以外的所有海域,**括毗连区、专属经济区和公海”,实质上是利用创造的“国际水域”这一**国专属使用的新概念、新名词,既为**国行使“航行霸权”保驾护航,又巧妙地规避了其应承担的国际法义务。

他表示,2007年版《**国海上行动法指挥官手册》中明确指出,将世界海域划分成**水域和国际水域是“出于海上行动的目的”,是基于对**国海军行动便利程度的考虑,并非依照《公约》前言所述的“在妥为顾及所有**主权的情形下,为海洋建立一种法律秩序,以便于国际交通和促进海洋的和平用途”。

李明杰强调,《公约》就“海洋区域”确立了一系列完整的概念并建立了相对完善的法律制度。作为《公约》缔约国,**并不需要采纳**国出于其海军行动便利而单边拟制的概念。

李明杰指出,台湾海峡**窄处约70海里,**宽处约220海里,除大陆和台湾岛内水和领海外,中间为专属经济区。依照国际法和相关的国际实践,领海和专属经济区相关法律制度已经成为习惯国际法规则。**国虽然没有批准《公约》,但依旧宣布了相关的海洋权利主张。从这一点上看,**国是承认《公约》中有关专属经济区相关制度的,应适当顾及其他**的权利和义务。

李明杰表示,在实践中,作为东北亚通往南海的重要贸易通道,**括商船和外国军舰在内的船舶一直能够正常航行台湾海峡。**国军舰通过台湾海峡之所以成为区域“热点”,是因为其被赋予了过多的政治意涵。自2018年以来,**国军舰通过台湾海峡几乎成了每月的“例行公事”,明显是将此作为制约**的又一张“台湾牌”,加之岛内“**”势力的配合和**作,才成为近年来地区海洋热点。

**社科院台湾研究所政治研究室副主任张华告诉中新社记者,**国提出所谓的“国际水域”完全不是依据其所声称的国际法和国际规则,而是为**国在台海地区维护霸权和干涉台湾问题找借口。**国刻意混淆视听,就是想欺**国际社会,似乎他们是站在守法的一边,而**是“秩序的破坏者”,这完全是贼喊捉贼。

张华强调,台湾海峡的国际法地位是明确的,**国一直散布错误的言论,如果不加以反驳会“积非成是”,不利于**维护自身权益尤其是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

张华表示,**国不要妄图一直利用台湾问题打压遏制**。正如近日**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在第19届香格里拉对话会上表达的一样,如果有人胆敢把台湾分裂出去,我们一定会不惜一战、不惜代价,一定会打到底。

上一篇:太重环吊助力我国在运*大核电站投产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天津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