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性资讯 > 正文
【闲情艺致】女人的胡髭
2019-11-07 17:08:13
来源:文章来源于网络

在中国文化中,不仅有对父母爱发孝道的传统,也有纳查取骨和叛逆成长的多样性。自古以来,人们都是从看身体的角度发现自己的,但人们什么时候才能一辈子坚持自己的个性并致力于自己的个性呢?

资料来源:中国小康网络

作者:沙子

弗里达·卡罗是一位令人难忘的女人,她用画笔忠实地再现了她独特的形象:大地的皮肤,浓密的眉毛连着在一起,嘴唇上方的胡子,有角的脸,红润的脸颊,固执的嘴唇,装饰着鲜花和缎带的发髻,以及她耳朵或脖子上各种民族风格的首饰。

可以说,她是二十世纪以来最骇人听闻的女画家,她毫不掩饰自己的缺点,笑着骂她的感情,勇敢地面对痛苦和死亡。她六岁时右腿残疾。到18岁时,她在一次车祸中被刺入骨盆。在她的一生中,她经历了30多次手术,造成了无尽的折磨,但这也激发了她无限的创造力。在她拿起画笔后,200多幅画出现在许多医院病床设备中,还有血迹、躯干骨折等。最难以忍受的画应该是我的出生。她画出了生一个女人的过程。在寂静的房间的白色墙壁下,一张棕色的大床上覆盖着白色的床单,白色的床单上覆盖着一张母亲的脸。人们习惯性地认为,母亲的痛苦不是画的焦点,焦点是一个成年人的大脑袋,已经钻出了阴道,一字眉毛,满是头发,无力靠在床上,四周沾满了血迹。是的,人们很容易认识到这是画家本人。这样的画无疑会给人们带来恐惧和思考。

弗里达·卡罗和她的自画像

弗里达用绘画来表达他经历的痛苦,并试图治愈自己。很多人都说过一个女人在生活中要经历什么样的痛苦。鲁迅在她的文章颓废线的震颤中描述了一位老妇人。当她年轻的时候,她通过做肉制品来抚养一个女孩。当她老了,女孩和她的丈夫充满了刺激,斥责,责骂和恶毒的笑声。于是,她一个人在半夜赤身裸体地走着,走进荒野,举起双手,颤抖着吐出无言的话语。鲁迅用准确的语言来描述她此刻的感受--瞬间看到过去的一切:饥饿、痛苦、惊讶、羞愧、喜悦、如此颤抖;痛苦、委屈、疲惫、如此痉挛;杀戮,如此平静。一刹那,一切都融合在一起:怀旧与决断,爱抚与复仇,教养与毁灭,祝福与诅咒。

自古以来,人们就发现自己是从看身体的角度来发现自己的。比如头发,李尔的小说英哥获得茅盾文学奖,有这样一句妙趣横生的名言:中国古人十分重视人的头发,把它分类得很详细,说文解子包含了九千三百多个汉字,五百四十个头,五个人头。春秋时期,人们每天梳头洗头三天,但成年后不再理发。头发的数量被视为衡量一个人的善良程度。孔子是一头卷发,长发飘逸,像鲍勃·迪伦一样。

这是我们非常熟悉的东西,指的是中国古人对头发的重视。身体皮肤、父母、不可毁灭等词一直被儒学视为规范。如果你想和父母断绝关系,你只能跟着最近演出的拿查魔鬼孩子的桥段,用剑自杀,去骨头,割肌肉,把所有的肉都还给你的父母。

墨西哥出生于二十世纪初,年轻的弗里达渴望共产主义。她没有掩饰她的眉毛和胡子的凶猛性质。也许她通过描绘这些男性的身体特征而意识到自己,并在她的宣传中获得了新的生命和信心。在中国文化中,不仅有爱发、孝顺的传统,还有纳查取骨、叛逆的多元性,人们什么时候才能像弗里达那样执着、坚定地认识自己的个性呢?我想我得等到我无法忍受骨子里的痛苦才能做一张网上名人脸。

城市旅游,向往自然

挖掘艺术的堕落和逆转生活

向天空歌唱,即使你的喉咙嘶哑了。

小康原始文章,请注明原文来源。